.

作品定制热线:15922437557


金申老师简介: 金申,北京人,回族,自幼习画、通文史。中国著名佛像文物鉴定专家、国学名家、禅画名家,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早年在日本研究佛教考古5年。归国后多年来,为国家文物局培训班、海内外高校授课;为国内外博物馆鉴定佛像;在佛教文化、考古、鉴定研究方面著述丰富,对禅意书画的中国传统文化传播成就斐然。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教授毕业院校内蒙古师范大学美术系。 主要成就著作《中国历代纪年佛像图典》论文集《佛教美术丛考》著作《佛教雕刻名品图录》译作《佛像的系谱》代表作品《中国历代纪年佛像图典》、《佛像的鉴定与收藏》

社会荣誉


国学名家、文史学家、著名书画家、禅画名家
古代造像专家
古代佛教美术史及佛教文物鉴定专家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教授
中央电视台1台《寻宝》节目铜器、佛像专家
北大资源学院文物鉴定专业教授
当前位置 : 首页 > 佛像收藏

漫谈善业泥像

漫谈善业泥像

《金申趣谈古代佛像》之13

善业泥,即用模子脱成的泥制浮雕佛像,唐代这类泥像制作了很多。善业泥之名也是因为唐代有的泥像背后有“大唐善业泥,压得真如妙色身”诸字而得名,所以凡是这种小泥模制佛像也都可统称为善业泥像。(图1)尺寸大小不等,多数在10厘米以内 。

这种小型模印佛像,早在北魏即已出现了,北魏和西魏的泥模像一般较唐代为大,笔者自己收藏的一块西魏泥佛像,高度约10厘米,为释迦佛坐像,高肉髻,面相清丽,着褒衣博带式大衣,衣脚纹褶密簇,趺坐于拱形龛内,与北朝石窟造型一致(图2)。

迄今所知有明确纪年最早的泥像为西魏大统八年(524年)扈郑兴造三佛像。此外在咸阳张底湾北周独孤信墓也出土了一尊 。

善业泥像在清代乾隆、嘉庆朝以后随着金石考据学的兴起也逐渐被人注意。道光十九年初,刘燕庭在西安慈恩寺(大雁塔)见到了善业泥,以后为鲍昌熙摹入《金石屑》,这是最早着录善业泥的文献。

近代则有黄濬(伯川)集拓有《尊古斋陶佛留真》②,收善业泥拓片数十品,卷上有吴大澄的题跋∶

唐善业泥像,出长安城南燕塔下,寺僧耕地,往往得之。刘燕庭方伯

游雁塔时,拾得完像十余种,为前人所未见。余视学关中,亦得完像二,

残像八,此其一也。塔下有诸河南圣教序碑,疑此像为唐太宗所造。

可知在大雁塔下经常出土善业泥。(图3-6)

此后,日本大村西崖《支那美术史雕刻篇》中也收入了数方善业泥,多为唐代所制。

本世纪五十年代以降善业泥像在西安西明寺遗址,太平坊的温国寺(又名实际寺),义宁坊积善尼寺遗址等地均有出土③,尤以慈恩寺雁塔附近出土为人多知。西安还出土有带有清明寺文字的善业泥,背后有文十六字∶

大唐善业清明寺主比丘八正一切众生。

清明寺当年在唐长安城内的位置待考,从中可以知道唐代长安城非常流行制作善业泥。在敦煌莫高窟也发现了许多方模印而成的佛像、佛塔④  。不论长安和敦煌这些善业泥的图案都大同小异,估计当年有很多相同的模具,被带到各地。

唐代的善业泥,大小规格不一,样式有长方、正方、及半圆上部如拱龛者。题材有佛禅定坐像、佛说法坐像、佛倚坐像、佛立像、佛白骨像、地藏普萨像、观音菩萨像和多宝佛塔等多种。因系模压而成,所以画面虽同模所出,然清晰程度不全相同。

唐代善业泥数量虽多,但是带年号和发愿文的并不多见,陈直先生曾于《文物》1959年8期介绍过三品,文中将此三品的作者、古寺名等考证的至为详确,是首次系统研究善业泥的文章⑤。

1.永徽元年至相寺比丘造多宝佛塔(图7),

西安城南五十里百塔寺后院废墟,据考证即唐代至相寺遗址,泥像背后有文七行,每行七字,共四十八字∶

大唐国至相寺比丘法律,从永徽元年已本为国王及

师僧父母、法界苍生敬造多宝佛塔八万四千部流通供养,

永为铭记矣。

泥像的正面为三层多宝佛塔,底层为双联龛,释迦、多宝二佛并坐其中,周围置佛禅定坐像十尊及二菩萨立像,最下方左右为二护法神将。其画面空白处则满布天花,喻释迦佛说法时,天花乱坠,构图极为丰满。

释迦、多宝二佛并坐的题材出于《妙法莲华经》“见宝塔品”。说的是释迦佛于灵鹫山说《法华经》,忽然地下涌出安置多宝如来全身舍利之宝塔现于空中,发声赞叹释迦佛,证明法华。

释迦、多宝二佛并坐的题材,最早出现于北魏石窟造像中。据发愿文可以知道,至相寺的比丘法律,从永徽元年(650)起就为国王和师僧父母、法界苍生等制作了八万四千块这样的泥像,八万四千这个名数应该是模仿印度阿育王造八万四千塔收贮释迦牟尼佛舍利的典故。

另有一种同时所出的比丘法律造多宝塔像,文六行,每行六字,除去空格,共三十四字∶

大堂  永徽年五月,至相寺比丘法律,为师僧父母造多保佛一部供养及

法界众生铭记。

文中大堂应即大唐的异写,多保佛即是多宝佛。这二种泥塔,构图大同小异,只在细部纹饰略有细微差异。

2、    苏常侍造印度佛像

此泥像呈半圆形,正中为释迦牟尼佛坐像,右手作指地降魔印,左手置膝上,左右各有一菩萨立像,佛像头有圆光,趺坐于方靠背椅上,下有束腰叠涩形方座,背后的文字为:(图8 )

印度佛像大唐苏常侍等共作

值得注意的是此泥像特意点明“印度佛像”,即是说这种图样是直接摹自印度传入的样本。

释迦牟尼佛身着袒右肩式大衣,螺发,双肩极为丰满宽厚,比较唐代其他泥像,一般肩部肥瘦匀停,不及苏造泥像体躯丰肥。大衣是无衣纹式的,仅仅在衣领部作出边缘线,在腿部也稍刻划裙的边缘线而已。

苏常侍造了许多种背面带有“苏常侍造印度佛像”文字的泥像,还有一种正面为一佛二菩萨,衣纹类似圆绳状,缠裹身上,印度佛像色彩浓厚。(图9)

从佛像造型看,是直接传自印度萨尔那特地方制作的佛像样式的。萨尔那特位于恒河中下游,佛成道地鹿野苑即在附近。笈多时代(320-600年左右)以萨尔那特为中心制作的这种无衣纹的佛像极为流行,着名的阿旃陀石窟在4至5世纪制作的佛像几乎无例外均是这种无衣纹佛像。

泥像上带方形靠背的宝座,也是萨尔那特佛像上常用的佛座,所谓金刚宝座。之所以特意点明印度佛像,就是因为当时人们心目中认为现时流行的佛像样式已经脱离了印度传来的原始样式而逐渐中国化了,是中国式的佛像,故而这种正宗的印度样式受到时人的推崇。

泥像的施造者苏常侍,陈直先生考证应该是宦官杨思勖,泥像是唐中宗至武则天(684年左右)时所造。《旧唐书》“宦者杨思勖传”载;

杨思勖本姓苏,是罗州石城人,为宦宫杨氏的养子,以阉进宫,因征讨李多祚有功,超拜银青光禄大夫,行内常侍,开元十二年加骠骑大将军,封虢国公,开元二十八年卒,年八十余。

1959年西安东郊出土杨思勖墓志,为开元二十八年(740)刻,文曰公讳思勖,字佑之,罗州石城人,其先扶风苏氏,中宗朝自七品拜银青光禄大夫,加内常侍。

杨思勖笃信佛教,造善业泥颇多。开元十二年十月为谢封虢国公之恩,也附和武则天的亲信,在武则天所建的光宅寺七宝台内刻了一方石弥勒佛坐像,且刻有虢国公杨花台铭并序,此即有名的宝庆寺石雕之一,现藏东京国立博物馆。

这种印度佛像的样本很可能是玄奘大师从印度携归的。玄奘大师于贞观十五年(654年)载誉返回长安,并带回了七尊佛像,内中有金佛像一躯即是婆罗奈斯鹿野苑初转法轮像。这尊像虽然早已不存,但依据笈多时代印度鹿野苑的出土佛像样式推测应是当时流行的无衣纹式的佛像。

玄奘大师自贞观二十二年(648年)后移住长安慈恩寺并修筑了大雁塔以收贮从印度带回的佛经、舍利和佛像,大雁塔必然成为当时信徒瞻仰礼拜之地,而印度带回的佛像也自然成为造像画塑的标准样本。

苏常侍造泥像的出土地点不明,但泥像的造型很可能借鉴了玄奘大师请回的佛像样式。

还有多方泥像背面印有“大唐善业泥,压得真如妙色身”的泥像,佛的装束也属于这种袒右肩的无衣纹佛像,陈直先生也认为系初唐之物,可推知这种样式的流行应与玄奘大师带回的印度佛像有关。

值得注意的是这种佛坐像泥像的下部还有四句偈语,文曰∶

诸法从缘生,如来说是因。

诸法从缘灭,大沙门所说。

这句偈语又名法身偈,缘起法颂,有多种译法,文字略有异同。法身偈是佛教根本教义所说的苦、集、灭、道四圣谛中苦、集、灭三谛的偈语。将此偈语书写或刻印于纸、布或印在泥上,然后安置于塔基、塔内或佛像腹中,谓之法身舍利偈。

从法身偈我们也可明白善业泥的功用。唐义净《南海寄归内法传》⑥中亦记有∶

造泥制底及拓模泥像,或印绢纸,随处供养,或积为聚以砖襄之,即成

佛塔。或置空野任其消散,西方法俗莫不以此为业。又复凡造形像及以

制底,金银铜铁泥漆砖石,或聚沙雪,当作之时,中安二种舍利,一谓

大师身骨,二谓缘起法颂,其颂曰∶诸法从缘起,如来说是因,彼法因

缘尽,是大沙门说。

文中“泥制底”即泥造佛塔。这里的法身偈与苏常侍造泥像的法身偈大同小异。释迦身骨可称舍利,而缘起法颂也称为法舍利。

义净在《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⑦中亦载;

僧哲禅师,澧州人,归东印度,到三摩坦吒国,国王名

曷罗社跋毛,其王既深敬三宝……每于日日造拓模泥像

十万躯”。

可知拓模泥佛像即是用模型所造的善业泥,这个习俗传自印度。

《寺塔记》上“常乐坊赵景公寺”条记⑧∶

塔下有舍利三斗四升,移塔之时……满地现舍利,士女不敢践之,悉出

寺外。守公乃造小泥塔及木塔近十万枚葬之,今尚有数万存焉。

即将舍利收聚起来制成泥塔或用木塔储藏。可知有的小泥塔或小木塔是掺和了僧人逝后火化的骨灰作成的。

3、    苏常侍等共作印度白骨像

这种泥像为半圆形,较前述苏常侍造印度佛像略小。正面为一站立的人骨架形,背后也有 “印度佛像大唐苏常侍等共作” 数文。因为它的正面图样为白骨像,所以这个名字是笔者为与前像区别而起的。

图样上站立的骷髅架,仅是象征性的略带漫画手法,又骨架四周有四朵类似云气纹图案(图10)。

白骨像是佛学的九观法之一,又作想相生、骨想、枯骨想,为九想观中的骨想。

九想观又作九相、九想门、也称为不净观。寓以专心致志地观想而证悟的修行方法之一,即对人体之尸的丑恶形相作九种观想。即1.青瘀想。2.脓烂想。3.虫啖想。4.膨胀想。5.血涂想。6.烂坏想。7.败坏想。8.烧想。9.骨想。因观死尸之筋断骨离、形骸分散、白骨狼籍不净之状,借以知无常而除却贪欲执着之念。佛陀弟子优波尼沙陀即是观此而成道的。(见《观佛三味海经》卷二)。

泥像的骨架周围之四朵云气纹,当是象征着“四大”,据《圆觉经》四大乃指地、水、火、风四大和合而成之人身,此皆为妄想,若能了悟此四大本质亦为空假,终将归于空寂,而非恒常不变者,故亦可体悟万物皆无实体。故世人亦称看破名利生死等世相,称为四大皆空。

上面介绍了几品典型的善业泥,这类泥像虽然仅在方寸之间,但承载了很多佛教的内容,浮雕具有很高的艺术性。特别是所谓初道模,纹饰清晰,很为耐看。稀见的品种也至为难得。

善业泥像在清末开始引起金石学者的注意,伪品或真泥像而刻伪款亦在此时出现。在《尊古斋陶佛留真》即有多方泥像为伪作,还有数方真泥像而刻伪款,如所谓“大唐太和元年吴天成敬造佛一区”,阴刻笔划,拙劣粗俗,此外唐也没有太和年号,一望而知为后刻款。又有“大唐大中二年佛像”,字体柔弱,但泥像本身为真品。

大村西崖《支那美术史雕塑篇》⑨中也收入一方真品伪款的泥像,背后刻阴文“大唐贞观元年六月十日佛弟子苏瑛造瓦像一区”(图11),通观历代佛造像发愿文,一般均点名所造系某佛,某菩萨,北齐时又喜将汉白玉石像称为“玉像”,还没有将佛像用砖瓦的质地来称佛像为瓦像的。又从此像的图样看,属唐代常见的一佛二菩萨,此泥像笔者就见过数方,还没有背后带款的,可知为真品添加伪款(图12)。

1谭婵雪“印沙、脱佛、脱塔”《敦煌研究》1989年第1期

2 黄濬《尊古斋陶佛留真》,上海古籍出版社1990年5月

3 “西安西部清理出一批唐代造像”《文物参考资料》1957年第2期

4 彭金章、沙武田“敦煌莫高窟北区洞窟清理发掘简报”《文物》1998年第10期

5 陈直“西安出土隋唐泥佛像通考”《现代佛学》1963年第3期

陈直“唐代三泥佛像”《文物》1959年第8期

6《南海寄归内法传校注》,唐 义净着,王邦维校注,中华书局1995年

7《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校注》唐义净着,王邦维校注,中华书局1988年

8 唐段成式《寺塔记》人民美术出版社1983年

9 大村西崖《支那美术史雕塑篇》日本巧艺社,大正九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