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作品定制热线:15922437557


金申老师简介: 金申,北京人,回族,自幼习画、通文史。中国著名佛像文物鉴定专家、国学名家、禅画名家,任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早年在日本研究佛教考古5年。归国后多年来,为国家文物局培训班、海内外高校授课;为国内外博物馆鉴定佛像;在佛教文化、考古、鉴定研究方面著述丰富,对禅意书画的中国传统文化传播成就斐然。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教授毕业院校内蒙古师范大学美术系。 主要成就著作《中国历代纪年佛像图典》论文集《佛教美术丛考》著作《佛教雕刻名品图录》译作《佛像的系谱》代表作品《中国历代纪年佛像图典》、《佛像的鉴定与收藏》

社会荣誉


国学名家、文史学家、著名书画家、禅画名家
古代造像专家
古代佛教美术史及佛教文物鉴定专家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教授
中央电视台1台《寻宝》节目铜器、佛像专家
北大资源学院文物鉴定专业教授
当前位置 : 首页 > Media Report

媒体报道

金申先生提供被盗张郭石造像佛头线索
* 来源 : 舜网 * 作者 : admin * 发表时间 : 2014-04-04 * 浏览 : 83

[佛教网 佛教故事]

导语:在广饶发生过一起佛头失窃案。这一张郭石造像佛头历经4年零7个月,广饶张郭石造像上的佛头终与失而复得。被盗的张郭石造像佛头是怎么回来的呢?

张郭石造像,现陈列于东营市历史博物馆

张郭石造像主佛像头部,窃贼撬下佛头时砸到了水泥地上,导致佛像额头至今略有残缺。

济南四门塔佛头被盗案曾经轰动海内外,从1997年佛头被盗到2002年佛头回归,四门塔佛头早已成文物界一段传奇往事。

在广饶,也曾经发生一件佛头奇案,从2000年4月25日佛头被盗,到2004年12月31日佛头回归,历经4年零7个月后,广饶张郭石造像上的佛头终于失而复得。

回忆往事,东营市历史博物馆副馆长荣子录依然觉得惊险万分,这件张郭石造像佛头差点就被文物贩子拿到北京卖掉!从张郭石造像佛头在广饶被盗,到在北京被截获,再到回归广饶,张郭石造像佛头的传奇经历,充满了各种机缘巧合。

张郭石造像佛头被盗:凌晨佛头不翼而飞

坐落于广饶县的东营市历史博物馆有一个石刻造像展厅,展出的是一批广饶出土的佛教造像,这批佛教造像内容丰富、装饰华丽、雕刻技法娴熟,具有极强的艺术表现力和鲜明的地域风格,在山东及全国都极具代表性。

在这些佛教造像中,张郭石造像显得尤为引人注目,因为雕工精细、线条流畅,这件隋代作品中的上乘之作,早在1993年,就被山东省文物鉴定小组定为国家一级文物。

荣子录告诉记者,张郭石造像原在广饶县李鹊镇张郭村,出土于张郭村白马寺遗址。白马寺历史悠久,但早已被毁,张郭石造像出土后,一直放在村里。为了更好地保护文物,1989年秋天,文物工作者将其调入广饶县博物馆(东营市历史博物馆前身)收藏。

彼时,广饶县博物馆和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广饶关帝庙大殿在同一个院落(也就是如今的孙武祠园),张郭石造像调入广饶县博物馆后,由于没有专用展室,工作人员便将它与其他五尊石造像一并安放在关帝庙大殿后面的简易棚内。

说起关帝庙大殿,可谓大名鼎鼎,据清嘉庆五年(公元1800年)《重修乐安关帝庙碑》记载,该殿始建于南宋建炎二年(公元1128年),虽然历经历代维修,但平面布局、大木构架、斗拱等基本保持了初建时的风貌,其结构方式、构件尺度、用材比例等都具有明显的宋代建筑特征,接近《营造法式》“大木作制度”的建筑规范,是山东省最早也是现存唯一的宋代木构殿堂。

然而,气势雄壮的大殿威武的关帝并没有震慑住胆大妄为的窃贼。2000年4月25日凌晨,在博物馆值班的治保科副主任犯了困,迷迷糊糊中打了个瞌睡。到凌晨一点左右醒来,发现张郭石造像佛头竟然已经不翼而飞!

张郭石造像佛头:金申先生看着石造像说,这佛头应该在北京

张郭石造像佛头被盗让值班人员惊出一身冷汗。报警之后,公安干警迅速赶赴现场进行勘察。

经过仔细勘察,公安干警发现,张郭石造像佛头是被人直接从张郭石造像上敲下来的,石造像前面的水泥地面上还有个坑,估计是佛头滚落时砸的。那么,本是石造像一个组成部分的佛头缘何这么容易就被撬下来呢?原来,佛头和石造像之间是一个天然的石层,两者之间只有上面和下面有些许连接,所以很容易就被撬了下来。

现场虽然已经勘察清楚,但苦于缺乏线索,张郭石造像佛头被盗案迟迟没有破获。

时间到了2004年,距离张郭石造像佛头被盗已经过去四年。这一年4月,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著名佛教文物鉴定专家金申应青州博物馆的庄明军之约,到青州及周边几个县市博物馆考察佛像,因为广饶曾出土众多佛像,东营市历史博物馆也在其考察范围内。

4月19日,金申一行来到东营市历史博物馆,到的时候,已经是下午六点多,当时的博物馆馆长张万春约上讲解员专门从家中赶来为金申打开了石刻造像展厅。在参观的过程中,展厅内的张郭石造像引起了金申的注意。这一造像通高264厘米,一佛二菩萨,主佛像身高152厘米,左右胁侍菩萨高105厘米,二胁侍像上各凿一龛,龛内均为一佛二菩萨,造像刻工精细,线条流畅,表现手法娴熟,是隋代作品中的上乘之作。

第一眼看到石造像上主佛像的头部,金申就觉得有点面熟,好像在哪儿见过。但看这佛头,总觉得不太自然,不知道什么地方不舒服,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张万春馆长见金申总琢(此像的头部,就说:“这尊像原来是放在露天的,佛头前几年被盗了,这是后来我们根据照片复制的。”

金申一听,心里有了底,然后徐徐说出了一句让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话:“这个佛头的真品,应该在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

张郭石造像佛头:110民警打开编织袋一看,里面放着两个佛头

之所以说出这句令人震惊的话,是因为金申的确曾看到过这尊张郭石造像佛头。

那是在2000年4月底,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的刘卫东约金申到北京赵公口附近的110巡警支队办公室,说是请他去鉴定两件查获的石刻。

h%jj7[42d8~934h1sisgm`5.jpg

张郭石造像佛头

一进办公室,桌子上早已放着一大一小两尊石雕佛头,大的约三十多厘米,小头约十几厘米。据巡警队长介绍,这是他们开着警车例行巡逻到赵公口长途汽车站时,发现的一个无人看管的尼龙编织袋,打开一看是两个佛头。想来是作案者做贼心虚,看见警车以为是抓他的,扔下赃物跑了。

由于市场上假佛像泛滥成灾,初看这下,金申一时不敢判断是真品,认为可能是清末民初仿制的。但对巡警同志们高度的文物保护意识表示衷心地感谢和赞扬。后来,警方将佛头移交给了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再次邀请众多专家进行鉴定,经过仔细勘察,专家一致认为这两个佛头具有明显的山东地区的风格特征,并在《北京青年报》上发表了寻找失主的启事。由于《北京青年报》发行范围所限,东营市历史博物馆一直没有得到信息。不过这个消息倒使济南四门塔方面到北京验看了佛头,因为四门塔佛头也刚被盗不久,尚未破案。

在长时间寻找未果的情况下,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便将此佛头展出。展板上还悬挂着金申在巡警办公室现场鉴定的大幅照片。因金申是石刻馆的外聘专家,不时还会去看看这个佛头。

东营市历史博物馆张郭石造像的复制头部虽然略显不自然,但大体上与原物相似,所以金申第一眼就感觉到似曾相识,等听到佛头失窃的故事,他就自然想起了四年前鉴定被截获佛头的那段往事。

时隔四年,佛像终于“身首合一”

2004年4月20日,金申返回北京,当晚就将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的佛头不同侧面的照片通过电子邮件传到东营市历史博物馆,馆内业务人员经过仔细鉴定,认为其与该馆丢失的佛头十分相似。

2004年5月17日至5月21日,东营市历史博物馆应邀参加2004年博物馆及相关产品与技术博览会时,副馆长王建国在金申的带领下到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查看了正在展出的佛头。他们带着当年未被盗时拍摄的石佛照片,与佛头仔细比对,发现两者竟然丝毫不差,连微小的斑痕和石筋也恰好吻合。大家一致确认,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展出的这个佛头就是当年的被盗之物。

6月8日,金申到山东博兴县博物馆考察,顺便再次到东营市历史博物馆查看了张郭石造像,并约定了到北京认定及商谈交接事宜。6月15日,东营市历史博物馆一行三人在金申的带领下,又来到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对这件佛头从质地、造型、风格、面部特征及面部的石纹变化、头后面的自然脱离面和断痕,都进行了细致地辨认。确定这件佛头就是该馆丢失的张郭石造像佛头。随后他们面见了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馆长高景春。高景春得知来意后,表示完全理解,认为从文物保护的角度出发,原属一体的佛头和佛身理应归为一体,以更加完整地体现它的历史价值和艺术价值。之后,在山东省文物局和北京市文物局的大力支持和积极协调下,张郭佛像头的交接很快提到了议事日程。

2004年12月24日,北京市文物局又组成了专家鉴定组到东营市历史博物馆进行了最后的认证。2004年12月31日,张郭石造像佛头交接仪式在北京石刻艺术博物馆举行。分离四年,佛像终于身首合一。如今,身首合一的张郭石造像,展出在东营市历史博物馆,为了纪念这段传奇故事,博物馆还专门将原来复制的佛头也陈列在了造像旁边。(作者钱欢青)